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新闻 >

我随便说说为啥要限电,不喜勿喷

时间:2021-09-29 15:11来源:网络整理 浏览:
限电只是现实的病症,不是短期行为。三年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一切的伏笔,当初为了挽救大批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产能过剩,价格低迷,连续亏损,我

限电只是现实的病症,不是短期行为。三年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一切的伏笔,当初为了挽救大批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产能过剩,价格低迷,连续亏损,我们提出了降低产能,关停一大批中小民营企业,当然留下的都是大型国企和很少的民营,效果很明显,留存的这些企业成为了吃螃蟹的既得利益者,在经济发展整体放缓的客观条件下,大宗商品价格立即上升,但是对下游企业来说,成本也在上升,但是总体经济不景气,供需平衡矛盾也就不突出,虽然下游企业在叫,政府也通过各种优惠政策舒缓了上下游的矛盾,但是疫情下外贸产能继续上升,由于煤电的可靠性,所以工业用电多是没电,其它都是垃圾电,不够稳定。那么矛盾出现了,供需失衡以后,煤炭价格大幅增长,国内煤炭产能因为关停了以前的过剩产能就跟不上供应,国外煤炭价格也一路攀升,还有地缘关系的原因,疫情原因,供应链也不顺畅,作为煤电厂来说,越卖越亏也是正常的。

还有就是电力资源的分布不均衡,西部由于经济不发达,发电产能过剩,东部以煤电为主,但是冬夏高峰期也时不时地限电,所以国家电网搞了一个西电东输工程,但是结果呢,好像效果不明显,因为煤电多属于当地政府国资麾下,正常情况下盈利还是很可观的,如果把自己的一块蛋糕分给西部,至少当地政府是不积极的,所以西部的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不能充分加入进来,这一块国家确实要站出来说话的,因为随着新能源汽车的不断壮大,国家人口逐步向东部经济发达地区迁移,电量总体要向东部倾斜的,迟早的事。一边过剩一边远水救不了近渴,再加上我们的大国担当,控制碳排放,成立碳交易机制,对全世界庄重承诺不再多建造煤电厂,最终肯定作为地方政府部门的考核指标下放到地方政府,层层摊派到下面的话,由于很难完整下达精细化的考核指标,所以你会发现,经济越发达,中小企业越多,就更缺电,为啥下达的目标不是变量,新增企业量新增业务量本来就是一个变量,既然经济是一切民生的火车头,我总不会为了完成考核指标不允许企业进驻,不允许企业发展吧,这是围观的制度矛盾。

放在国家层面来看这一次拉闸断电问题,其实很简单,煤炭和煤电都是国企,可能是央企可能是省市一级国企,他们可以不赚钱的,前提是国资委发个话,国资是为了整体的增值保值,如果上下游企业之间总体利润是平衡的,你可以向老百姓宣布,允许煤电企业本能度亏损,那么所谓被考核的对象,煤电企业供电性质就是公有制下为全民牺牲小我,被考核的一把手也不用把资本化当作第一位的。如果这些涉及到民生的企业赚钱的时候像个隐形人,一点亏损就制造舆论甚至伤及民生的行为,一点公益性都不讲,国企就真的成了垄断市场的资本玩家了,国资每年利润上涨,财政收入连着涨几十年,一点亏损就拉闸限电,中央必须要管管这些煤电的一把手了,而不是一味谴责了事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